YY文轩
在他心尖上的光 >第18章 你眼里,是真的容不了任何人 第(1/2)分页

第18章 你眼里,是真的容不了任何人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盛阔目光没在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,还有模有样的女医生,他视线在容胭身上,音色冷又暗讽:“你眼里,是真的容不了任何人,是吗?”

烫金邀请函三个显眼的字,连张请柬都做的很精致,不过是给没什么名气,说出是盛家的私生子都被人当笑话的盛阔,给他的邀请函,他确实是笑了,不明意味又低嘲的笑。



恍惚有一种,情侣吵架的既视感,一方都不肯低头。

她拿出要抽血的物品,沉默地又放了回去,此时此刻,她是不是该避一避?

雨水轻轻拍打在叶子上,随风而动,极有节奏感。

盛阔噎了下,双手撑在桌面上,俯身过来,咬牙切齿,气笑了,一字一顿咬字:“容胭,你很好。”

他很艰难地把这句话扯了出来。

容翡步伐没停,也只看了眼容胭的这位“男宠”才转移开了目光。

盛阔修长的身影,站在凉亭中,满地的向日葵苗,已经长的很高了。

修长挺拔的身影,落寞之色极其明显,身为外人的容翡,都能看的出来,但容胭脸上毫无波澜变化。

客厅的灯很亮,冷清的没有一丝人气,就连摆放在客厅的观赏植都好似多了一丝死气沉沉。

杵在客厅半会,管家走了进来,余光瞥见那张老脸,盛阔目光凉淡了几分。

她肮脏地感觉自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,披着一副人皮的恶鬼。

“晕了?”容胭眼眸里情绪很淡,少许红色的唇,轻轻扯出一抹弧度,极苍白的脸上,微微栗色的泪痣,成了唯一的艳色。

拉着人下楼,便与从餐厅阴郁着气息走出来的盛阔,撞上了。

盛阔情绪差点没稳住,重重的呼吸,出了一口:“我昨晚晕了。”

“我不喜欢多管闲事。「爱阅读」”

而容胭,无论外人眼里怎么样,在她这里,轮不到她来评头论足。

容胭听不出玄机:“我不好。”

握紧的拳头片刻又松开,盛阔满脸郁色,暴躁的又踢了一脚那张碍眼的茶几,才转身,上楼。

熔城的天气近来多雨,接近傍晚时,又开始下起了雨。

目光是温柔的,但眼里深处,永远是冷的。

这话就是赶人了,偌大的客厅,根本容不了他存在似的。

“盛少爷。”管家规规矩矩,将一封请柬,递了过来:“是给您的请柬。”

转身,淋着雨,进了夜幕里。

她不喜欢多管闲事,她也没这么伟大,做为一个医者,她有自己的医德。

他背靠着柱子,出神地看着下雨的天,有凉风袭来,他感觉不到似的,一身黑色的睡衣,没有换过。

那句“关我什么事”狠狠地扎了下盛阔的心脏,一阵一阵尖锐的疼痛感蔓延,麻木的要痛到神经,牵扯了全身的痛感。

四周静了又静,两个人气场似要撞在一起,旁边直接成了空气人的容翡,满目惊诧。

她没多问,毕竟这也不到什么都能问的地步,抽了几管足够检查的血液,容翡才离开了别墅。

视线转过来,语调很轻又很无情:“关我什么事呢?”

没错,她眼里容得了死人。

“谁瞎了,要邀请我去吃白事?”

盛阔扭头,视线看向这边,他走过来,暴躁又狠的一脚踩在了桌上。

容胭轻轻抬眼,温柔吐出两个字:“死人。”

容翡刚打开医药箱,桌上就被踢了脚,手吓的一顿住。

容翡把人拉下楼,强势的,好似根本不在意容胭的情绪变化,一会温柔,一会冷。

她把人拉到沙发上,按着坐下了。

她像看不到他那双干净纯粹不染一丝污垢的眼睛,慢慢渗出来的怒意,只柔声说:“阿阔,这里没你什么事,你先回房间,想出去也可以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