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Y文轩
替嫁后病弱世子每天都想贴贴 >第18章 情不自禁咽下的口水

第18章 情不自禁咽下的口水

[    【作者落梅横吹后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    更不要说她整日粘着季玉,像条舔狗一样,唯唯诺诺,没有一点骨气和主见;



    侯府一片愁云惨淡,蕴玉轩却是一片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季玉又是几声惨叫,直叫得江氏肝肠寸断,直呼我苦命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!”

    不是她不想去,而是摄政王府已经不让他们的马车靠近了,京城遍地官员,若是传出去,云安侯府的脸可要丢光了!

    浴房中间摆了一个巨大的木桶,里面放了大半桶黑乎乎的药汁,水汽氤氲,一股浓郁的药味弥漫其间,在闷热的夏夜,可以说是非常难闻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摄政王府可不是等闲之地,那可是摄政王,咱家出了三妹和玉儿的事,本来就理亏,若是惹怒了摄政王,咱们日后在京都的日子可就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来这个世界的第一桶金,bgo!





    季澜溪手里准备着银针,见他反应有点大,给他扎了一针,道:



    “我的玉儿,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……我养了两个白眼狼,都要置我的女儿于死地呀!”

    冬青却没敢动。

    季云朔紧皱着眉头,虽然他不喜欢季澜溪,但他下意识地觉得季澜溪是不会做出残害姐妹这样的事情的,他张嘴辩解,











    “呸!说到底都是那个贱人生的,养了这么大,骨子里都还是吃里扒外!”





    “冬青,你先下去。”季云朔摆手。













    “这可都是上好的药,味儿虽然重了点,一开始闻着有点不适也正常,不过没关系,习惯就好了。”



    慕时韫虽然还是一脸抗拒,但还是利落地脱了衣服,光着上半身坐进了浴桶。



    “多谢父王!”



    季云朔离开后,江氏还是忍不住怒火,



    “娘,我好疼……娘!”











    “哥哥,我好疼,你要给我讨回公道!啊……”

    季澜溪本来想骂他一句矫情,但是在看到慕时韫几乎完美的身材后,到嘴边的国粹都变成了情不自禁咽下的口水。

    慕时韫往里走,还是忍不住那药味儿,一手用袖子捂着口鼻,闷闷地道:



    江氏看着杵着的冬青,怒道:“一群废物,一点用都没有!还不再去王府接人,接不回季澜溪,你也不用回来了!”

    猛一接触,慕时韫差点没忍住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季云朔被推了一把也顾不上委屈,忙安慰道:



    冬青颤抖着身子,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不仅不帮忙,还把人打发走,江氏狠狠地推了季云朔一把,别过脸坐在床头,看着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女儿,忍不住拿着帕子拭泪,



    他对记忆里的季澜溪一点好感都没有,他知道自己是外室子,母亲生了他没多久就扔下他走了,是嫡母不计前嫌把他接回侯府,抚养他长大,所以即便后来他知道季澜溪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,他也没有丝毫的亲近之感。【天涯小说

    季云朔抿着唇,躬身道:“……儿子再去太医院,请周院正。”

    “把衣服脱了,进去吧。”季澜溪用下巴指了指浴桶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她还说我要是想要解药,就要给她一万两……”

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王爷身边的李叔就亲自来给季澜溪送了一万两银票,季澜溪眉开眼笑地接过,









    江氏闻言止住了哭,季云朔接着道:“左右三妹明日就要回门,明日一早儿子就派车去接,一定能把三妹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脸,这身材,要是放到现代







    冬青如蒙大赦,连忙出去了,走的时候把屋里其余的丫鬟也带走了。



    不好好在屋里学写字绣花,还闹着母亲说要习武,母亲闹不过她给她找了个江湖女子武师……

    季玉哭得声音嘶哑,“哥哥……就是,就是季澜溪给我下的毒,就是她!”





    一针下去,慕时韫感觉那种不适感顿时就减轻了不少,但还是很难受,他本来就讨厌药味。





    晚饭后,慕时韫的药就准备好了,季澜溪就开始给他药浴汗蒸。



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脱,要我帮你脱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打开窗户吗?”

    屋里水蒸气浓度那么高,她都快闷死了好吧!

    当她不觉得难受吗?



    江氏心中还是不平,吼道:“那你妹妹怎么办,难道就让她这么疼着?”

    季玉声音都嘶哑了,听得季云朔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季澜溪双眸微眯,

    “可以,你要想见风效果药浴减半的话,大不了治疗周期再延长两个月呗。”



    “母亲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,季澜溪她……”



    慕时韫立刻摇头,这么难闻的味儿,别说两个月了,他一点也不想闻!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