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Y文轩
替嫁后病弱世子每天都想贴贴 >第12章 挖坑把自己埋了

第12章 挖坑把自己埋了

[    【作者落梅横吹后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“你和慕时韫自幼定下婚约,不也设计替嫁还让他戴着绿帽子下黄泉吗?”

    “季澜溪,你胡说什么?!你闭嘴,不许再说了!”

    季玉脸色惨白,却死死咬着牙。



    季澜溪冷冷一笑,“这毒可是我压箱底的慢性毒药,服用者会心脏剧痛,如果没有解药,一年后会心悸而死,你说出来,我就给你一个月的解药,如何?”

    季澜溪轻笑一声,“我很快就要给慕时韫陪葬了,还怕什么?”





    “不对,既然我都要死了,怎么能不拉个垫背的呢?季玉,你说你自己送上门来,究竟是自大呢,还是愚蠢呢?”

    季玉眼前阵阵发黑,指着季澜溪,

    季玉胸口起伏,呼吸间心脏传来阵阵针扎似的剧痛,疼得她整张脸皱在一起,血色尽数褪去,冷汗大颗大颗地往下冒,最后蜷缩在地上,连呻吟都发不出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说了没有就是没有,季澜溪,你会遭报应的!”

    她不能给,她若是给了,就坐实了云安侯府谋害世子的罪名,皇上为了撇清,一定会把自己云安侯府推出去,到时候云安侯府就完了!



    季澜溪身形如鬼魅一闪,就拦在了季玉的前面,她眼睫微垂,嘴角挂着淡淡的嘲讽,











    季玉死死地攥着手心,“季澜溪,你都要死了,还管这么多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?!”季玉惊叫。



    季澜溪拍拍手站起来,“没有就没有吧,随你。”

    季澜溪的声音如同索人命的魔音,贯穿在季玉耳边。





    季玉浑身一僵,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,背后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,





    季玉神色狰狞,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们自相矛盾,到底是为什么呢?”



    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季澜溪接着道:“慕时韫确实是醒了,但是他的身体却没有好转的迹象,侯夫人这么疼你,怎么会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这么迫不及待地来了摄政王府,还说要把你我换回来,直到慕时韫彻底活不下去了,才又趁乱接你回去,”



    季玉心头的恐惧无限放大,季澜溪怎么会知道?







    “嗤——”季澜溪翻了个白眼,显然是对她的嘴硬十分不屑。【文字之光

    “这可不好说,”季澜溪幽幽地看了季玉一眼,

    啧,真不禁吓,这么容易就被诈出来了。



    季澜溪丝毫不惧,凑到她耳边,呼吸打在季玉白皙的脖颈上,令季玉颤栗不已,但是她嘴里吐出的几个字才更让季玉处于崩溃的边缘,



    “能使唤得动侯府,又不怕摄政王的报复……不会是皇室吧?”

    皇家的水可真深啊!

    “季澜溪,攀诬皇室,可是大逆不道的死罪!”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“今天这毒是你的手笔吧,谋害摄政王世子是什么罪名,不用我告诉你吧?侯夫人这么在意你,一定也为你谋好了退路,想不到堂堂一等侯府,竟也成了旁人的走狗,不过你们背后的主子是谁呢?”

    季澜溪蹲下,擒住季玉的下巴,眼中冷意森然,“慕时韫中的什么毒,解药在哪?”







    季澜溪抬眸,一步步上前,将季玉往回逼,“既然我都要死了,你又来干什么?”



    季玉大吼,但是袖下颤抖不已的手暴露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季澜溪微微叹了口气,“真的没有?”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,夹杂着冬青和明夏的声音,

    季澜溪摊手,“没什么,就是给你下了点毒而已。”







    “这毒,这法子,都是你们背后的那位提供的吧?”





    “你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慕时韫喝掉那壶茶吧,毒下在茶碗上,随肌肤侵入,正常人接触不会有大碍,时间长了就会自动排出体外,但是慕时韫的身体原本就沉疴已久,根本受不住再进一步的毒性催发,只要一点点,就能要了他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怪不得季玉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原

    季澜溪没想到季玉的智商竟然在这个时候上线了,难道她的毒药还有促进智商的作用?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是哪位位高权重的皇室成员呢?”



    原本皇室参与这件事只是她的猜测,现在倒是八九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季玉冷汗直冒,咬着牙道: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





    不,她绝对不能给!

    但是此刻她还在强装镇定,“你在胡说什么,摄政王是大燕的左膀右臂,皇室的人怎么可能会害王爷的儿子?”



    “季澜溪,你让开!”季玉色厉内荏地说道。



    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

    季玉身子蜷缩在一起,连大气都不敢出,只要她稍微一动,心脏就会传来剧痛,令她几欲昏厥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