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Y文轩
替嫁后病弱世子每天都想贴贴 >第10章 被关柴房

第10章 被关柴房

[    【作者落梅横吹后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众人脸色顿时像打翻了调色盘,慕时韫也疑惑地看着她。



    当初他在猎场上中了毒箭,整个太医院都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病,最后还是他嘴唇发紫吐了血才被判定是中毒,今天这一幕,何其的相似?





    

    王妃忍不住道:“真是荒唐!”

    “茶里有剧毒,若是喝下去,你活不过今天。”

    季澜溪拿起茶壶,“这壶里的茶水无毒。”

    慕娴已经清理了一番,坐在王妃身边,见状忍不住冷嘲热讽,“这样就能把毒煮出来不成?”

    就在那茶杯接触到嘴唇之前,季澜溪瞳孔一缩,

    东西很快准备好,瓷碗装水放到炉子上,季澜溪又指挥丫鬟将地上的碎瓷片捡了丢进去,开始煮瓷片。





    季澜溪神色凝重,刚刚脑海里的报警声响得快震破她耳膜了,这茶里不仅是毒,还是见血封喉的剧毒!

    柳侧妃又道:“我倒是好奇了,既然这毒连银针都验不出来,世子妃又是怎么知道的呢?难不成你手一摸,就知道有没有毒了?”







    摄政王脸色也不好,好好的一顿饭就这么被破坏了,怎么可能好得了?

    季澜溪一笑,“还真是呢。”



    “玄锦。”慕时韫喊了一声。



    柳侧妃也附和,“是啊,世子妃这话也太没道理了,满王府谁不盼着世子好起来,六小姐怎么会给自己的亲哥哥下毒呢?”





    季澜溪没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柳侧妃虽然看热闹不嫌事大,但是胆子不大,闻言一噎,“我……我怎么知道?银针都验不出来,可不就是没毒吗?”

    季澜溪下去捡起一块瓷片,耳边瞬间响起了响亮的报警声,但是这次,脑海里没有出现这种毒的信息,







    慕娴冷哼,“还真是大言不惭!”







    就这能验毒?





    “还验什么?”慕娴走过去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,一饮而尽,





    “有没有毒,验一验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慕娴“噌”的站起来,“季澜溪,你胡说什么,这茶可是我亲手泡的,我怎么可能会下毒?!”









    慕时年心中焦急,道:“母妃,兴许是有什么误会……”





    季澜溪站起来,看向摄政王,神色平静,

    “壶里的茶水没毒,难道就只有世子的那杯有毒不成?”柳侧妃戏谑道。

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茶里有毒,不是六小姐在茶里下的毒。”



    片刻后,玄锦摇头,“银针未曾变色,无毒。”



    玄锦从后面走出来,拿着一根银针去探地上茶杯的碎片。



    季澜溪伸手,青花瓷的茶杯直接跌落在地上,摔成了碎片。【书海之潮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的脸色更五彩缤纷了。







    “若是有毒,我今天就给大哥赔命,大嫂可满意了吧?”



    慕娴眼眶一红,别过脸去不说话了。





    季澜溪打了个响指,“说得对,这样就是能把毒煮出来!”

    “那本世子中的毒,银针可验出来了?”慕时韫冷冷道。

    王妃冷冷扫了他一眼,慕时年感觉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黏住了,发不出来声音。







    煮了一会儿,季澜溪道:“炉子撤了,下金鱼吧。”

    炉子、瓷碗、金鱼?





    慕时韫冷笑,“她为什么要戏弄你们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慕时韫神色不耐,呵斥道,看向主位,“父王觉得呢?”









    慕时韫不能喝酒,桌上备的一直是茶,骤然被呛,下意识就端茶水喝,

    “让世子妃自证吧。”摄政王道。



    季澜溪也不想解释,下毒的人正是捏准了这毒轻易验不出来才敢如此明目张胆,事实出来之后,自大的人会贡献他们的脸的。

    慕娴一脸不可置信地控诉道:“大哥,你竟然相信她,不相信我?!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误会,不过是世子妃在戏弄人罢了。”柳侧妃轻飘飘地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捂着脸哭了起来,“父王,母妃,我怎么可能会给大哥下毒呢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别碰,有毒!”





    季澜溪没法跟他们解释什么毒能使银针变色,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不是所有毒都能使银针变色的。”



    这竟然是一种毫无记载的毒药!

    季澜溪当即说道:“我需要一个煮茶的炉子,一只大瓷碗,水,还有一条金鱼。”

    王妃脸色沉了下去,“世子妃,没有凭据的话,可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柳侧妃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世子妃,你下去吧。”王妃道。

    慕时韫神色嘲讽,“查查吧。”

    这下难办了。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