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Y文轩
替嫁后病弱世子每天都想贴贴 >第2章 要挂的世子醒了

第2章 要挂的世子醒了

[    【作者落梅横吹后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



    这话说的,好像他们已经有孩子了似的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竟然觉得有几分道理。



    就算脸色惨白,身子弱得只能让人搀扶着,都掩盖不住他的光芒,那一身的大红喜袍,穿在他身上,更是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王妃脸上的动容僵住了,李嬷嬷扶住王妃,道:“世子,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王妃也是为你好!”









    她眸子里的诧异只出现了一瞬,就被很快掩盖了下去,还腾出一只手来贴心地给他顺气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有劳王妃和二弟担心了,今日是本世子的大婚之日,还请王妃高抬贵手,放过我和世子妃。”

    季澜溪道:“二公子去新房,自然是担心世子,想来看看我冲喜是否有用,夫君是否能真的醒过来,我也不过是宽慰了二公子几句,送二公子出门,谁承想竟被这刁奴说成了私奔,连累王妃误会,是儿媳不孝!”

    季澜溪也可以理解,毕竟她一个人就牵扯上了摄政王府的世子和王妃的亲儿子,还把摄政王府的脸面按在地上踩,王妃能对她有好感就有鬼了。



    慕时韫神色冷了几分,“为我好就是在我大婚之日将我冲喜的世子妃沉塘?冲喜是你们的主意,现在我醒了,你们又要将世子妃沉塘,是嫌我死的不够快吗?”



    “够了!”慕时韫打断,因为用力,剧烈地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夫君,你怎么才来啊,你再不来,我就要被诬陷和小叔子私奔被沉塘了,刚才在新房里你不是还说会好好待我,让我给你生个孩子,传宗接代的吗,差一点你就老婆孩子都没有了!”

    季澜溪的脸色难看了些许,包袱的事,她还真不好解释,正当她绞尽脑汁思考借口的时候,



    季澜溪一靠近他,脑子里就传来了一级毒物预警声,这种程度的都是见血封喉的毒药,慕时韫能活到现在,也算是个奇迹了。

    不过理解归理解,这样的事情放在她身上,她可不能接受。





    季澜溪很难想象他要是身体恢复如常,该是怎样的风华绝代。

    慕时韫由人扶着慢慢进来,朝着王妃微微躬身,







    慕时韫正在剧烈地咳嗽,听见这话猛地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,咳得更厉害了,脸都咳红了。



    但是弱女子……想到刚李嬷嬷的惨状,一众丫鬟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提!”摄政王妃一个眼刀扫过去,恨不得把季澜溪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目光中,季澜溪狠狠地掐了下大腿,挤出一抹泪来,









    李嬷嬷反驳道:“胡说!二公子和世子是亲兄弟,哪一日不能看,非要等世子大婚之日当着新娘子的面去新房看?”

    “私奔之事,根本就是无稽之谈!”

    季澜溪深吸一口气,看向王妃,现在的王妃虽然不是慕时韫的亲娘,但是她是后院之主,她想活命,只有先把王妃应付下来。

    季澜溪也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,心头狠狠一震,这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!



    “世,世子……”









    季澜溪连忙站起来,挤走旁边的丫鬟扑了上去,

    季澜溪还没说话,方才指认那婆子就道:“不可能!就算没有私会,那包袱奴婢可是亲眼看见的,里面除了两件换洗的衣物,还有不少首饰和银票,分明就是卷款私奔!”





    “我在出嫁前与二公子有些情分,王妃也是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季澜溪见她还有力气说话,手下又用了几分力,将李嬷嬷甩了出去,李嬷嬷正要嚎,却瞥到王妃不悦的目光,悻悻闭嘴,没敢嚎出来。



    季澜溪拿帕子假装擦眼泪,接着道:“我也说了是出嫁前,如今我已经嫁给世子了,自然就是世子的人,怎么会再生出其他的想



    一道微弱的咳嗽声传来,却让堂中一众人齐齐变了脸色,就连摄政王妃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门外,随之是狠狠地动容。







    “谁说二公子是来找我的?二公子会来新房只是想来看看夫君,并没有其他的意思!”

    王妃的脸色也稍稍缓和了些,但是还是铁青着的,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不少人皆是红了脸。【诗意世界





    “那你说,二公子去新房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嬷嬷使了个眼色,偷听那婆子立刻站出来说道:“世子,你有所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法?且不说我能不能跑出去,就我一个弱女子,就算有二公子护着,可二公子也是靠王爷和王妃庇护的,就算跑到天涯海角,被抓回来还不是您和王爷一句话的事?”







    摄政王妃坐在上首,目光沉沉,“真的?”

    而原主和慕时年两情相悦的事情是真的,要私奔的事情也是真的,她只能打死不认了,反正她那便宜夫君也没醒,也不知道原主和慕时年都说了什么。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