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Y文轩
千户大人他总在织绿帽子 >第十章我将他另一条胳膊也卸了 第(1/3)分页

第十章我将他另一条胳膊也卸了 第(1/3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我拧起眉毛:“怎么又收人家东西?”

“大人,你公务繁忙,尤其最近总在夜晚出任务,青霭一个人在家就很危险……”茅迁压低声音劝着。

“能找谁?”茅迁道,“自从那次被混进家丁里的仇家在青霭饭菜里下毒,你就遣散了家里所有仆役,不敢再请家丁丫鬟,又要信得过,又要武功好,又得不对青霭小姐产生爱慕之情,这样的人哪里去找?除非找个

将人逼落在无人的巷子里,我甚至没有兴趣开口问对方的身份。

虽然蒙着面,但那一头乱糟糟的卷发,就差脑门上贴个“漠”或者“瀚”字。

茅迁满面通红说不出话来,慢吞吞从怀里摸出枚丑不拉几的香囊来给我。

拿上刀,我送青霭回房。等她关了房门,我站在门口把玩一枚荔枝核,出了廊下,回身朝厢房顶上一弹。

我轻轻一跃,无声落在屋脊上,于夜色下看见一个窜逃的黑影,追了过去。

我抓起杀气,以刀鞘拍开她的手:“路上捡的,万一被投毒了呢?明早我没死,你再吃。

我:“我让你替我守家门,你倒是好,监守自盗?”

第二日我往锦衣卫衙门跑了一趟,茅迁正好出任务回来,碰上了。

茅迁挣扎:“锦衣卫里你最信得过我……不让我去,那让谁去保护小姐?”

青霭早过了及笄,锦衣卫儿郎就没有长得歪瓜裂枣的,个个都相貌堂堂,青霭这丫头又不像寻常人会怕锦衣卫,日日安排锦衣卫去家里,难免日久生情。

“怎么了哥?”青霭在房里问,“房顶上好像有东西。”

我:“这是中京城,回去告诉你们王爷,不要太嚣张。”

青霭冲篮子伸出手。

“无事,是只猫,你睡。”

甚至不用对比我画在本子上的那只篮子,就知道这是瀚王府里的那篮子荔枝。

“路上捡的。”我剥着荔枝吃,桌上已经堆了一小堆壳,这荔枝汁水十分足,牙齿稍一磕碰,甜汁便溢了满口。

房顶上传来一声几不可察的闷哼,接着是瓦片轻响的动静。

我心满意足回家睡觉。

茅迁接住一看,脸色微微一变。

“大人。”茅迁朝我随意地行一礼,奇怪道,“你最近的任务不都在晚上,怎么白天来了?”

惨叫声回荡夜空。我尾随他去了瀚王府,看见瀚王亲自替他将移位的胳膊接回去,又是两声痛彻心扉的惨叫回荡。

可我不想让青霭喜欢上锦衣卫中任何一个人,她有一个锦衣卫哥哥已经够倒霉的了。

“你快升百户了,公务也忙,以后入夜不必去我家守门了。”我把香囊扔回给他,“这个你留着吧,别让人瞧见了。”

“哪儿来的荔枝啊,哥?”青霭这丫头这个时辰了竟然还没睡,坐在桌对面,馋巴巴地看着荔枝。

我一看,好家伙,竟和送董君白那枚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,青霭这丫头女红也太差了些。

被卸了两条胳膊又被接了两次的那个卷毛汉子满脸是泪,厅里气氛低沉一屋子的卷毛都没说话,被搅了清梦的瀚王脸色也不好看。

锦衣卫中所副千户轻功天下第一,拿个人自然不在话下。

“来找你。”我把木雕的兔子和小猫儿朝他丢过去。

卷发倒是不慌张,扶着被我打脱臼了的胳膊不卑不亢道:“礼尚往来,千户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我想了想,道:“我会再找人的。”

“手上拿着什么?”我忽然瞥见她手里拿着的一个小玩意儿。

青霭毫无羞愧:“我也给了他东西的,我做了宵夜给他吃,还给了他一个艾草香囊呢。”

“木雕小猫儿,茅迁今晚雕的,好看吧?”青霭把手里的东西给我看。

因为篮子上还刻着个“瀚”字。

青霭瘪了瘪嘴,起身要回房。

我将他另一条胳膊也卸了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