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Y文轩
炮灰他拒绝找替身 >聚会了呀 第(1/2)分页

聚会了呀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鼻涕啊,鼻涕都拉丝了!鼻涕弄我腿上了!

这可难办了,不断更换号码的话,加多少屏蔽程序都不管用的。

“没事,”沈无言调整好表情,“贺西楼,你是从外省过来的吗?”

沈无言突然想到了之前头条上的一句注解。

正当他要收回手时,贺西楼竟然主动把脸贴了过来。

沈无言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手举着,僵着没动。

贺西楼一头栽进他怀里,脑袋一拱一拱的使劲蹭着:“还……还说,你根本不明白……”

沈无言哭笑不得地蹲下身子,把纸递过去:“小祖宗啊,我哪敢嫌弃你呀。”说着,指了指鼻子:“来,擦一下。”

“对……对不起,”贺西楼缓缓站起来,“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吴不识是刚和优和传媒签约不足半个月的 新人。

沈无言嘴角一抽,立刻站起身来想去给他找纸巾。

“小祖宗啊,”沈无言叹了口气,上前环抱住他,轻轻帮他顺着气,“你怎么又哭上了呢?我看见了又能怎样?”

沈无言面无表情的盯着他:“我国刑法第232条规定,故意杀人处死刑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,你……去自首吧。”

沈无言的手一顿。

优合传媒,吴不识?

那叫一个响啊。

贺西楼的脸好软……像他曾经养的猫一样。

“他总给你发骚扰短信吗?”沈无言突然问。

……如果忽略到他已经拉丝到膝盖的鼻涕。

贺西楼顺手把纸扔到了一旁的纸篓里。

过了不知道多久,贺西楼的抽泣声慢慢减弱。

却莫名美得让人心颤。

贺西楼委屈巴巴的接过纸,小猪打呼噜般的擤了下鼻涕。

“唉,怎么说呢,”贺西楼笑得很放肆,“如果我说,我曾经像狗一样狂舔一个男人,曾跪在地上叫他主人,甚至愿意为他杀人,你觉得怎么样呢?”

“然后?”贺西楼笑了,“然后我逃出来了,但如你所见,那家伙从未停止对我的骚扰,你说,”说到这,他的声音又哽咽了起来,“你说他凭什么呢?我想要过上正常的生活,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……怎么偏偏让你看见了。”

贺西楼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:“无言哥哥,这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,懂?”

“无言哥哥呐……”贺西楼抬起头,冲他笑了笑,“你太干净了,真的,和我待在一起的话,你会知道我有多脏的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察觉到沈无言的停顿,贺西楼抬起头,“无言哥哥?”

“吴不识。”贺西楼轻轻抬起头。

贺西楼把脸从膝盖上抬了起来,小脸哭得红扑扑,看起来相当可怜。

同名?巧合?

沈无言给他顺顺毛:“他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

沈无言看着他:“为什么这么说。”

“报警了吗?”

沈无言看到他这幅可怜巴巴的小模样,突然忍不住,伸出手给他擦了擦眼泪。

沈无言皱了皱眉。

“懂,”沈无言点了点头,“那么,然后呢?”

贺西楼垂下头,蹭了蹭沈无言的手掌:“那是我的前男友。”

“你嫌弃我……”贺西楼一抽一抽地说。

“是的,”贺西楼眨眨眼,“我老家在北城。”

“别走……”贺西楼可怜兮兮地说。

费劲九牛二虎之力,沈无言挣开了贺西楼,风一般的拿来了卫生纸,又风一般的跑了回来。

沈无言惊悚回头。

沈无言侧过头看着他。

突然,贺西楼两只手一抓,紧紧抱住沈无言的大腿。

“是,”贺西楼揉个揉眼睛,“很奇怪,不论我换多少个号码,他总能精准的找到我,我拉黑他,他就换号。”

“他怎么了?”沈无言问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