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Y文轩
偏执王爷没有心 >第十七章宫中失火1 第(1/2)分页

第十七章宫中失火1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顾迟夜刚接回宁宵,又马不停蹄跑去皇宫看宁泽昕。所谓业务繁忙。

宁泽昕脖子上缠了一层又一层纱布,脸色苍白地昏睡着。

顾迟夜没想到,他为了把宁宵抓回来,就疏忽了这么一下,宁泽昕便遭此大难,险些死在紫宸殿中。愧疚之情油然而生。

自打宁泽昕要当皇帝,刘福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,做了宫里掌事的大太监。刘福见到顾迟夜,不敢怠慢,急急上前:“王爷,您可来了。”

顾迟夜颔首:“陛下何在?”刘福忙道:“王爷请随臣来。”

“你睡吧。”顾迟夜说,起身拾掇了衣襟,大步流星出了门。

庆妃语塞,她和宁泽昕还得仰仗摄政王帮扶,虽然心有不甘,到底说不上话,攥紧了手中绢帕,留

平常烛台都是搁在桌案上,怎么会放在风一吹就倒的窗户旁。顾迟夜难免怀疑:“有人故意?”

顾迟夜微微皱眉,询问道:“走水原因查了吗?”

从前宁泽昕救他,他却没能及时来救泽昕。顾迟夜面色铁青,在床榻边坐下。

宁宵瞪大眼睛,茫然无措地望向顾迟夜。摄政王面色沉下去,目光再度冰冷,丝毫找不出刚才搂着他时那一闪而逝的软意。宁宵自他怀里爬出来,默默缩到旁边。

刘福抱着拂尘回答说:“着宫中羽林卫探查,这会儿在一一审问宫女太监。”

17、

“陛下住的紫宸殿里走水,宫人正在救火,说是陛下昏过去,到现在没醒!”闻子瑜急急询问:“王爷,咱们要进宫去看看么?”

好像没了他顾迟夜,庆妃与宁泽昕这对孤儿寡母,便没了依傍似的。

没一会儿,刘福回来道:“王爷,羽林卫不敢肯定,或许是搁在窗户边的烛台,一下把木头点着了,所以着火。”

庆妃怀疑是有人为宁宵报仇。顾迟夜沉声喝止:“庆妃,先帝逝世,宁宵下落不明,没可能来害泽昕。”

刘福脸色微变,哆嗦起来:“这…这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啊…”

顾迟夜没说话,搁在膝盖上的拳头紧紧捏着,转而问刘福:“查出放火原因了吗?”

顾迟夜怀里还搂着衣衫不整目光迷离的宁宵,小白兔扒拉着床单,不安地动了动。

刘福说:“老臣这便去问问。”

宁泽昕没醒,紫宸殿走水时,他正在龙床上打盹,直到黑烟弥漫床榻间,他呛着嗓子睁开眼,大惊失色,连一声失火了都没来得及喊出,又被黑烟呛晕过去,最后是羽林卫进去救了他。

庆妃蓦然想起什么似的,坐直上身,恨恨地咬牙:“这宫里多少人从前服侍先帝和那小孽种,他们要是一心为了那孽种…谋害我儿…”

“脖子上是烫伤了。”刘福心疼,毕竟宁泽昕是他看着长大的,老太监说:“烧着的流苏飘到枕头边,火苗还把头发也撩了,幸亏羽林卫进去及时…否则…否则陛下就……哎。”

顾迟夜到之后,询问宫里管事的太监,有一个就在宁泽昕身边服侍的,名叫刘福。刘福从前便跟着庆妃,后来受庆妃所托照顾宁泽昕。

好险,差点又心动了。也太没节操了吧,忘了顾迟夜怎么对他的吗,怎么对方稍微装温柔点就信了。顾迟夜说他好骗,这话真没错。宁宵钻进被窝里,暗骂自己不争气。

紫宸殿历来是皇帝寝宫,这回突然走水,事发蹊跷,整座寝殿都烧没了,烧成了黑乎乎的废墟,徒剩些断壁残垣。

不争气的前太子,骂着骂着就睡着了。

然而顾迟夜还没来得及做点什么,闻子瑜在外边砰砰敲门:“王爷,宫里出事了!”

宁宵抱着膝盖坐在床脚,目送他背影消失,下巴搭在膝盖上,轻轻叹气。

庆妃双眸含泪,虽则四十多的人,不过保养良好,常在宫中享富贵,无忧无虑,半点看不出老意,和宁泽昕不像母子,更像姐弟。庆妃这会儿堪堪止住眼泪,握着宁泽昕伸出被外那手:“我儿一身行善积德,何故受此大难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