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Y文轩
被皇帝一见钟情后我成了皇后 >第十四章发烧 第(1/1)分页

第十四章发烧 第(1/1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他说:“安祁,怎么还不睡?”

玄安帝就看着那小笨蛋把自己搞得糊涂,见他跌倒在床上,肩膀上坦露出一大块赤裸的皮肤,又慌乱地拿被子盖上,后脑勺对着他,将自己蜷成一团,没了动静。

安祁在哭,膝盖又痛,心里又委屈,浑身都热又不得不拿被子裹着自己,悲哀渐渐涌上来,他不那么勇敢,刚刚玄安帝的那声质问叫他心都发颤,上学堂的时候听夫子讲过礼义廉耻,如今自己这副模样,简直是!

玄安帝哦了一声,低笑着执起杯子,摩挲着杯壁,又不说话了。

他的声音颇为严肃,脸上也面无表情,安祁本来就怕他,这下更是被吓得说不出话了,羞耻心上来,他低着脑袋手脚并用想爬下床去。

就着烛火,玄安帝能看见床上安静坐着的小家伙,帘子拉得死死的,像是铁了心不给他看,眉毛一挑,他转而坐到了一旁的矮榻上,漫不经心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“小家伙,你是不是有点发烧?”玄安帝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,皱着眉贴上安祁的额头。

玄安帝好笑地走近了他,拉开帘子,总算把那床上躲着的小宝贝看清楚了:“怎么还要哭……”话刚说了一半,他愣住了,看着眼前的安祁——脸羞得通红,脖子上都带了粉色,明明满脸都是不愿意,身子都怕得颤抖,却又拼命给他挤出一个笑来。

玄安帝发觉不对,耐着性子把安祁抱近了些,一看他的神色,又好笑又心疼,伸手抹了他的眼泪:“怎么又哭了?乖,别哭了,朕在逗你呢。”

安祁早裹在被子里听见外头的声音了,不一会儿外边没了动静,脚步声渐渐传进室内,他的心突然就砰砰直跳。

玄安帝仔细看着他,对上那双闪躲的眼,沉声问他:“你里面没穿衣服?”

玄安帝姗姗来迟,见寝殿里面的烛火还亮着,不由得心中好笑,走到门前,宫人们给他行礼。

玄安帝没说什么,只是轻轻皱了眉,摆摆手叫人下去。

安祁有些急,却又不想表现得这么急,他热得慌,又不敢拿下被子,只吞吞吐吐道:“陛下、您…您要说话算话的。”见没回音,他继续说,“安祁、安祁把身子给了您,您要……要……”说着说着,心里头委屈的不行,声音突然哽咽了,眼泪花憋在眼眶里,说不下去了。

安祁热,却不敢撒手扯被子。

“来人,传太医——”

安祁还是说不出话,将脑袋往里缩,像是羞于见人。

苏白英可算是逮着机会了,不卑不亢地回:“回陛下,小公子晚饭没吃多少,像是没胃口,刚刚已经叫了水沐浴了。”

“不热吗小家伙?”玄安帝摸着他的脸,笑着问他一句。

奈何床很大,被子裹在他身上更显得累赘,他本意是绕到玄安帝远的那边下去,刚爬了两步,本就受了伤的膝盖压住了被子,他整个人往旁边跌。



安祁抽抽噎噎地伸出胳膊抹眼泪,泪眼朦胧之中只觉得房间里的烛火亮堂堂的,把他的羞耻全都照的一清二楚。

他开口:“回陛下,草民、草民考虑清楚了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呼出的气都更热了些,安祁有些不好意思,眼睛盯着前面。

他低着头裹紧了被子,不自觉地动了动,发出了点儿声响来。

安祁心道:不是你让我好好考虑的吗?

他这一动,玄安帝立马出了声,他的声音低而有磁性,听得安祁耳朵尖突然一颤。

“小公子可还好?”他看向苏白英,问她。

安祁都以为他下一秒会掀帘子了,可是脚步声又远了些,像是坐下了,然后他听见倒水的声音,半晌,再无其他音。

玄安帝除了自己那个皇妹,这辈子还没哄过谁,现在他将安祁抱起来,落到自己怀里,耐着心思跟他说:“好了好了,不哭了,你奶娘的事朕已经找人安排好了。”

目录 书签